首页 > 小说大全 > 酷炫top
林酒陆今朝陆爷家的娇软尤物第1章整篇免费阅读

林酒陆今朝陆爷家的娇软尤物第1章整篇免费阅读

陆爷家的娇软尤物
《陆爷家的娇软尤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沙弥,主角是林酒陆今朝,林酒陆今朝小说精彩节选:经杂志上见过。陆今朝,陆洵的亲七叔,陆家现在真正的掌权人!看着面前那张比陆洵更出色、更矜贵的脸,林酒心中忽而生出了一个疯狂到可怕的念头!陆洵敢做初一,她便敢做十五!他能睡她亲闺蜜,她就能睡他亲七叔!见他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往前面走去,林酒一咬牙,就拦在了他面前。面前的路被堵住,陆今朝总算是波澜不惊地抬
作者:沙弥 更新时间:2023-02-02 16:41:2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 撩他

从陆洵房间冲出来,林酒完全是懵的。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亲眼目睹男友出轨!

酒店房间里面的一幕幕将她多年来的认知彻底颠覆,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想落荒而逃!

只是……

电梯门缓缓打开,看着从电梯中走出来的男人,她忽而改变了主意。

面前的男人她在财经杂志上见过。

陆今朝,陆洵的亲七叔,陆家现在真正的掌权人!

看着面前那张比陆洵更出色、更矜贵的脸,林酒心中忽而生出了一个疯狂到可怕的念头!

陆洵敢做初一,她便敢做十五!

他能睡她亲闺蜜,她就能睡他亲七叔!

见他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往前面走去,林酒一咬牙,就拦在了他面前。

面前的路被堵住,陆今朝总算是波澜不惊地抬了下眼皮。

“有事?”

他声音一如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分毫波动,仿佛世间万物,都拨动不了他的心弦。

不重,却无端让人觉得冷。

“我能不能睡你一下?”

“什么?”

陆今朝眉梢微微挑了下,显然,他没想到有人敢对他说出这种话!

林酒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威压刺得克制不住后退了一大步。

但想到酒店尽头的房间中,她男朋友陆洵,手一下下抓在韩贞贞身上,他们两人的身体,如同两条疯狂扭动的蛇,她还是一把将自己的肩带拉下,上前一步抱住他。

“我说,我想睡你!”

林酒一边说着,她一边笨拙地去触碰他的身体。

她不是第一次。

但活了二十三年,她也就只在五年前有过一次经验。

那一夜,完全是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男人主导,她只能被动承受,所以,她并不懂该怎么去取悦男人。

当初她被迫委身给那个男人,是为了救陆洵,否则,五年前陆洵便已经成为一抔土灰。

陆洵得救后,他抱着她一遍遍承诺。

他说,他永不会嫌弃她,他会一生爱护她,忠贞不渝。

想着陆洵说的那些甜言蜜语,想着酒店大床上那令人作呕的一幕,林酒只觉得说不出的讽刺。

她心一横,直接搂住他的脖子,带着破釜沉舟的决绝吻上他的唇,试图让他动情。

唇齿间有冷香浮动,像极了五年前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林酒身上动作僵了下,不过想到世间哪有那么巧的事,五年前的男人不可能是大名鼎鼎的陆七少,她还是直接将自己的衣领拉开。

“放开!”

陆今朝清贵的眉头拧出了一道深深的褶皱。

他讨厌女人的触碰,他下意识就想将怀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推开。

手落到她身上,软得要命。

他一垂眸,还看到了她露出的大半个左肩,白得晃眼。

更要命的是,她左心口还有一颗米粒大小的朱砂痣,清冷,却又透着致命的妖媚,仿佛要将佛子拉下凡尘。

陆今朝难得地生出了几分冲动。

他喉结剧烈滚动了下,他一个转身,将她按在电梯一侧的墙上,反客为主。

“别后悔!”

“酒酒,你听我解释,我和贞贞……”

匆忙穿好衣服追出来的陆洵,正解释着,他就看清楚了电梯旁边的那一幕。

他最畏惧的亲七叔,竟然狠狠地亲着他的女朋友!

当下,陆洵双眸就被嗜血的猩红侵占,他抡着拳头上前,“你们在做什么?!”

“林酒,你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七叔,你快放开她!”

林酒也没想到陆洵会追出来,她更没想到,他还有脸说这种话!

不过,这就更有意思了。

被他撞破,才能将他的脸打得更响!

林酒在陆今朝耳边吹了吹气,“我已经跟他分手了,我不想看到他。”

陆今朝显然已经很有感觉,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停下来。

恰好电梯门打开,他带着她一个转身,就进入了电梯。

电梯很快,直到去了顶楼才停下,陆今朝直接抱起已经被他亲到站不住的她,就往电梯对面的总统套房走去。

“林酒,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陆洵方才没能进入电梯,他只能爬楼梯气喘吁吁追了上来。

他双眸红得如同承载了一整座血海地狱,“七叔,你不能睡我女朋友!”

第2章 入魔

“呵!”

低低的凉笑声从陆今朝唇角溢出,显然,他未将他这位侄子放在眼中。

甚至,他扫向陆洵的眸中,还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厌恶。

身上越来越热,他再没有了半分耐心,“滚!”

冷漠地摔下这个字,陆今朝随手将总统套房大门关死,就带着林酒一起跌落到了大到夸张的软床上。

“七叔,开门!”

“砰!”

陆洵显然是极怕陆今朝的,他随手将床头柜上的水杯砸在门上,门外的喊声,瞬间沉寂。

林酒今晚找上陆今朝,是为了报复陆洵。

当他的吻再一次落下来的时候,她却再无法分出精力去想陆洵……

夜色渐沉,朦胧着一双桃花眸看着他那张好看胜过天上璀璨星河的脸,林酒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不花一分钱,便睡到了比林深见鹿的头牌更绝色的男人,她赚大发了!

据说,林深见鹿的头牌,一晚上得几百万呢!

她今晚无异于中了彩票!

……

林酒带着浑身酸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身旁已经没人。

林酒悄悄舒了一口气。成年男女夜里一拍即合、白日一拍两散的游戏,事后面对彼此太过尴尬,他离开,她刚好可以避免这种尴尬。

她昨天穿的衣服,已经烂得完全没法穿了。

她知道总统套房里一般有备用的崭新的衣服,她给手机开机后,就下床,打算去橱子里找一找。

几乎是她刚给手机开机,她的手机铃声就催命般响了起来。

又是陆洵打来的电话。

男人见光头蛇指着自己,皱起眉头,不过却没说话

她手机上至少有五六十通他打过来的未接电话。

她正想挂断后直接把陆洵拉黑,陆今朝就从浴室走了出来。

他只在腰间裹了条不算宽大的浴巾,将他的好身材展露无遗。

宽肩窄腰,力量感十足。

比顶级男模的身材更优越。

想到昨天晚上那些火热的画面,林酒小脸克制不住红了红。

意识到她没穿衣服,她连忙扯过被单盖住自己。

却不知她这副半遮半露的模样越发撩人。

“你还没走?”

陆今朝眸色深了深,他没接林酒的话,而是在听到她手机铃声又响起后,他径直走到床边,帮她按下了接听键。

几乎是电话刚接通,手机中就传来了陆洵暴怒的咆哮声。

“林酒,你和我七叔睡了是不是?!你们现在在做什么?!你们还在床上对不对?!”

因为伸手抓手机,林酒身上的被单往下滑了滑,陆今朝刚好能够清晰看到她的锁骨、胸口处他留下的大片痕迹。

纯到极致,又欲到极致,像撩人而不自知的妖精。

陆今朝清冷的眸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烧起了烈焰,他一把托住她的腰,俯身。

“他不是想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告诉他!”

林酒正在疑惑他想要她怎么告诉陆洵,他那烫人的吻就落了下来。

后来,听着电话那头陆洵暴跳如雷的声音,她也瞬间明白了,他想要她怎么告诉他。

“林酒,你真和我七叔做了!你给我滚出来!七叔,你别碰她!别碰……”

陆洵的骂声戛然而止,陆今朝似是嫌他太吵,他已经拧着眉挂断了电话。

他放过她的时候,林酒真的是累得动都不想动一下,不过她还是用最后一点力气将陆洵拉黑。

如果要她对他的服务作出评价,她会说,体验感是真的好,累也是真的累。

他体力惊人到可怕。

看着她裹着被子身体不停轻颤,陆今朝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有些过火了。

他矜贵优雅地处理着自己,“抱歉,昨晚感觉不算太差,今天早晨……”

“没关系。”林酒不是不讲理的人,昨晚是她主动找的他,且她体验也不错,早晨这一次,她并不介意。

陆今朝向来惜字如金,但想到昨晚她并不是第一次,他还是忍不住又问了句,“经常出来?”

“啊?”

林酒愣了下,她一时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脑子转得还算快,她很快就想到了,他这意思是她经常出来找男人。

他觉得她是个随便的女人。

其实她并不随便,除了五年前那一场被逼无奈,她只疯狂过这ᴶˢᴳ一次。

但昨晚只是个意外,她以后不可能跟陆今朝再有交集,没必要对他推心置腹,她并未解释,只是敷衍地应了一声。

听到她承认了,陆今朝心中莫名有些不畅快。

他眸中因为余韵未散难得生出的几分温度,都化成了最凛冽的冰寒。

他转身,慢条斯理地拿下浴巾,穿上自己的衣服,“昨晚只是逢场作戏,我不喜欢被女人纠缠。以后,我们别再见面!”

他声音也极冷,如同尖锐的冰凌扎在人身上,不过林酒并没有觉得被冒犯。因为不再见面,正合她意。

她刚要点头,她一垂眸,就看到了他后腰上的那块鹰形胎记!

五年前那个男人的后腰上也有一块鹰形胎记!

天底下不会有那么巧的事,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长了一模一样的罕见的胎记!

只有一个可能,陆今朝就是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第3章 挠心

想到五年前那个狂乱又疼痛的夜,林酒身体颤得越发厉害,尤其是想到小城,她那颜色偏红的唇,都微微有些发白。

是了,她有一个四岁多的孩子,林墨城。

五年前,陆洵出了一场特别严重的车祸,需要很多很多钱才能保住他的命。

车主肇事逃逸,那时候陆家还没有把他找回去,林酒只能跟他母亲吴欣兰一起凑钱给他治病。

她四处借了很多钱,依旧凑不够他的医药费。

吴欣兰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得知,有个男人被人算计,只能用女人解药,报酬是五百万。

林酒心中只有陆洵,她当然不想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吴欣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求她,陆洵也想活下去,那时候她太爱他,最终,她还是妥协。

现在想想,她为了救陆洵出卖自己的身体,简直脑袋被驴踢了。

但五年前的事,她不后悔。

因为,也是在那个夜晚,她怀上了小城,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陆家那样的豪门,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子孙流落在外,若是陆今朝知道小城的存在,他跟她抢孩子,以他的权势,她的小城肯定会被夺走!

林酒忍不住抓紧了裹在身上的被单,她指尖仿佛触电一般抖着。

不过她还是强迫自己保持镇定。

遇到事情,人越慌,越容易自曝短板,她不能自乱了阵脚。

冷静下来后,她又想通了一些事。小城更像她,他除了眼睛,样貌跟陆今朝其实并不算像。

陆今朝又没毛病,他不可能随便见到一个孩子,就跟他做亲子鉴定,所以,只要她死守着这个秘密,谁都抢不走她的小城!

“怎么,想要钱?”

林酒迟迟不说话,陆今朝清冷的眸中不由得染上了些许的不耐,“说吧,想要多少!”

“不是。”

林酒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她仰起脸看着他,她其实性格偏冷淡,但因为她生了一双媚态天成的桃花眼,她那张脸颜色又太盛,就算只是冷冷地看着一个人,也像极了勾人。

像慵懒又高贵的猫,一下下挠着人的心。

陆今朝难得地恍了下神,思绪还未回笼,他又听到她带着划清界限的疏冷开口,“我刚才是在想,我昨晚若是去林深见鹿找少爷,是得花钱的,我是不是该给你点儿钱?”

“什么?”

陆今朝眸色瞬间沉沉若深夜。

他鲜少被人牵动情绪,但这一瞬,不知道是因为她想去找少爷,还是因为她想给他钱,他心里莫名有些堵。

“不过你好像不缺钱,我应该不必给你钱了。”

林酒知道他大概率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小城的存在,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决定跟他断得彻底一些。

她又裹了裹身上的床单,随即快速说道,“你不想被人纠缠,我也怕麻烦。”

“昨天晚上就是一场成年男女你情我愿的游戏,不需要负责,也不需要后续,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

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就算是以后不小心碰到了,我们也装作不认识!”

她这是,怕跟他陆今朝扯上关系?

陆今朝眸色沉得更可怖了一些。

不过两人再无联系正合他意,他也懒得理会心头的那点儿堵,他冷漠地应了一声,扣好衬衫上的最后一个纽扣,头也不回离开。

陆今朝离开后,林酒快速跳下床,见衣橱里面有一套崭新的女士运动服,她连忙换上,也赶快往总统套房外面走去。

陆洵不仅给她打了不少电话,还给她发了短信。

她是已经把他拉黑,不过他发的几条短信内容,她还是大致扫了一眼的。

他说他在酒店外面等她,他们好好谈谈。

已经分手的男女,没什么好谈的。

林酒不想被陆洵纠缠,她打算从酒店后门离开。

谁知,她刚走出酒店后门,她只觉得后背狠狠一疼,她竟是被陆洵死死地按在了墙上!

他那张曾清俊温润的脸,已经彻底扭曲成了一只嗜血的魔。

他的声音,更是幽冷、愤恨,如同来自十八层地狱。

“林酒,你背叛我!谁给你的胆!”

第4章 嫌他花样少

林酒觉得陆洵这话特别好笑,她也就真的笑了出来。

“背叛?陆洵,我亲眼看到你在韩贞贞身上,你和我,究竟是谁先背叛的谁?”

想到他和韩贞贞做被林酒撞到,陆洵那张俊美的脸上快速闪过一抹愧色。

但想到他早晨在手机中听到的声音,他一颗心又被血淋淋的狂怒取代!

“是,我是和贞贞做了!”

“但林酒,你是我的女人,就算我跟贞贞做了,你也不能爬上我七叔的床!”

“再说了,五年前你就被别的男人睡了,我在外面找女人怎么了?”

林酒绝美的小脸瞬间冷若冰霜。

她如同从来不认识陆洵一般,冷漠地盯着他,许久,她才一字一顿开口,“陆洵,五年前,是你想活!”

“我……”

陆洵微微有些理亏,但想到这样的人间尤物,他碰都没碰过,却被一个野男人,还有他亲七叔睡了,他一颗心又扭曲到走火入魔。

他粗鲁地掐住她的肩膀,他那双猩红的眸几乎要凝出血滴,“七叔他根本就看不上你!”

“你这么脏,也就我陆洵愿意要你!酒酒,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取悦我,昨晚的事,我当没发生过,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呵!”

林酒冰冷地勾起唇角,她眉眼太过绝丽,哪怕是在冷笑,依旧美得如妖似魅。

她就那么凉笑着看着陆洵,许久没有说话。

她忽然就发现,她真的一点儿都不爱他了。

她和他青梅竹马,他追了她许久,她才答应跟他在一起。

有时候真的是爱上一个人,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但不爱,真的可能只需要那么一个瞬间。

“你笑什么?”

林酒唇角的笑意,让陆洵莫名有些心慌,他止不住暴喝,“说话!”

“我笑……自己眼瞎,当初怎么就爱上了你这么个人渣!幸好,我现在瞎病好了,我不会再犯傻,也请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污染我周围的空气!滚!”

“你说什么?”

陆洵几乎要将她的肩膀捏碎,“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陆洵,你是个人渣!你说你七叔看不上我……若他真看不上我,他会让我睡了他?”

林酒眸色越来越冷,她唇角的笑意却越发的颠倒众生,“昨晚欣赏你和韩贞贞翻滚,我倒刚好发现了一件事。”

“陆洵,你这战斗力也不过如此!你七叔虽然没你花样多,没你不要脸, 但他的能力,你还真没法比!”

“经历过那么强大的男人,我为什么要自己找虐,跟你这种虚软无力的男人在一起?我还没那么饥不择食!”

说完,林酒用力推了他一把,就想赶快离开。

陆洵却丝毫不给她离开的机会,他再一次将她摔在墙上,他赤红着一双眸扑上去,就想向她证明,他比陆今朝在那方面更强大!

“林酒,别以为你勾上了我七叔,你就可以摆脱我了!你生是我陆洵的人,你死也只能是我陆洵的鬼!”

说着,他手上用力,就狠狠地撕扯她的领口。

陆洵猛地俯下脸,他正想不管不顾地让她在他身下颤抖,他只觉得腰间猛然一疼,他竟是再使不出半分力气!

林酒眉眼矜冷地将他推开,她不疾不徐地将手中的银针放回到她习惯随身携带的针灸包里,慢条斯理威胁,“陆洵,你似乎忘了,我是学医的!”

“医学院的学生不好惹,分手后我劝你离我远点儿,否则,我保证我能给你几十刀,让你血流不止,还被判定是轻伤!”

“很好!林酒,你竟然暗算我!你给我等着!”

林酒扎的他这一下是真的疼,陆洵一时也使不出什么力气,他知道继续纠缠下去,他占不了便宜,他凶恶地瞪了她一眼,一瘸一拐离开。

陆洵离开后,林酒发现自己掌心已经有冷汗渗出。

她能扎到陆洵,纯属侥幸。

若他缓和过来,真要ᴶˢᴳ对她用强,她不是他的对手。

这处酒店在城郊,这边不方便直接打车,她刚叫完网约车,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就停在了她身旁。

陆今朝清冷若冰凌坠地的声音,凉飕飕在她耳边响起,“你嫌我花样少?”

第5章 他食髓知味,想继续

“咳咳……”

林酒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怎么都没想到,她刚才对陆洵说的那些话会被他听到!

尤其是想到方才她还对陆洵说了什么他看上她了之类的话,她那张总是清冷如同绝美宋词的小脸,瞬间红成了煮熟的虾子。

昨晚他会愿意被她睡,可能有那么一点点见色起意,但最重要的,是他跟陆洵不对付。

她有自知之明。

“怎么不说话?”

被他追问,林酒直接咬住了唇。

这话,还真没法回答。

说是,显得她嫌弃他,说不是,又太虚伪,毕竟,昨晚他直白凶猛,的确没玩什么花样。

看她小脸红得仿佛涂上了一层薄薄的胭脂,陆今朝莫名想起了昨晚她在他身下的那一幕。

那时候,她浑身上下都泛着动人的薄红,像粉色的果冻,让人想一口吞掉。

他忽然觉得有些渴,他没再继续追问,而是鬼使神差开口,“上车,我送你回去!”

“啊?”

林酒一愣,她还真没想到他那么怕她纠缠他,他竟然会主动提出送她回去。

男人心,海底针,搞不懂。

但她也懒得去搞懂。

她从不是拖泥带水的人,爱的时候全心全意,分手了绝不回头,一刀两断的露水烟缘,她也不会留恋。

她正要拒绝,他那磁性、低沉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那几次感觉不算太差,我还没腻。”

“或许我们可以延长这段关系,等我腻了,我会给你一个亿的补偿。”

一个亿……

她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林酒只是凡人,她不得不承认她狠狠地心动了下。

但她不会接受。

一夜夫妻,是平等的关系,但她拿了他的钱,一辈子都注定低他一等,她不喜欢这种精神上的不对等。

更何况,还有小城。

若他们再无交集,他不可能怀疑小城的身世,若他们时常相见,他又聪明,他早晚会起疑。

“不了。”

林酒压下心中的风起云涌,她礼貌又疏离开口,“一夜情,有效期只能是一夜。”

“成年男女,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结束了,理该一拍两散。我并没有跟陆七少您做长期睡友的打算,您还是将这一个亿,给别人吧。”

“后会无期!”

见网约车过来了,林酒冲着司机招了下手,从容拉开车门上车。

直到网约车在远处化成一个不清晰的黑点,陆今朝依旧有些失神。

他没想到,她会拒绝这个提议。

是一个亿太少了?

“哇哈哈哈哈哈……”

坐在驾驶座上的战溯已经笑成了一只河豚。

他捂着肚子,砸了好久的方向盘,才花枝乱颤开口,“陆七,你这是被小姑娘拒绝了?”

“这小姑娘也太猛了吧!竟然敢拒绝咱们陆七少!真猛!”

“闭嘴!”

被陆今朝冷冰冰的刀子眼一扫,战溯吓得瞬间噤了声。

他特别怕陆七可怕的武力值,但强烈的想要八卦的心思,还是让他壮着胆子开口,“不对,刚才那小姑娘好像说一夜……”

“靠!陆七,昨晚我约你你没下来,你该不会是把人家小姑娘给……”

“这些年你一直不近女色,我还以为五年前那件事给你留下心理阴影你不行了呢!没想到你这棵铁树竟然还能开花!”

“不行,我得赶紧告诉萧四他们这个好消息!”

“聒噪!”

被凶残的好友嫌弃,战溯又弱弱地打了个哆嗦,他知道,他要是敢把这个消息扩散出去,他肯定得被陆七打断腿!

但怀揣着一个大秘密却不能说的感觉,真的是太折磨他这种话痨了。

他还是趁陆今朝不备,悄悄给萧四、厉九等几位好友都发了信息。

“陆七昨晚睡了个小姑娘!小姑娘不满意,把陆七踹了!你们说他是不是心理上还能接受女人,生理上却不太行?”

陆今朝一直在想,昨晚他们明明都很尽兴,为什么她却不愿意接受他的提议,他走神得厉害,他并不知道,他已经在他几位好友眼中,成为了生理上不太行的男人……

……

林酒在帝都最贵的私立医院上班。

今晚她上夜班。

她回公寓泡个了热水澡,又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她身上酸得才没那么厉害了,就是腿根依旧有些软。

她简单吃了点儿晚餐,正想去医院上班,主任就打来了电话。

主任让她出外诊,就不用去医院了。

这家私立医院会对一些高级VIP客户进行上门服务,类似于私人医生,林酒对出外诊这事儿习以为常。

按照主任给她的地址,她直接去了市中心的一栋别墅。

十分意外,今晚她要医治的病人,竟然是陆今朝!

第6章 诱她深陷

陆今朝也没想到过来的医生会是林酒,他那本就幽沉若无垠深海的眸,更是深得几乎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去。

战溯看到林酒却是格外激动。

他那双无辜、纯澈如同小奶狗的眸瞬间晶晶发亮。

他激动地对着林酒开口,“小姑娘,没想到你竟然是医生,你真厉害!”

说着,他眼角又渐渐渗出湿意,“我爸那个老渣男在外面养的私生子竟然想让人砍死我好霸占我家的家产,忒恶心了!要不是陆七救了我,我早就被砍死了!”

“小医生,你快给陆七看看,他伤得要不要紧!要是陆七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嘤……”

陆今朝那张冰山脸真的是太平静了,他如同一尊矜贵、没有温度的雕塑一般坐在沙发上,林酒进来的时候都没察觉出他的异样。

现在听了战溯这话,林酒才注意到他纯黑色的西裤上有些湿。

显然,是血。

她对待病人向来认真,她连忙放下药箱,就想好好给他检查下伤口。

“陆先生,麻烦你把裤子脱了!”

“你说什么?”

听了林酒这话,陆今朝那总是沁着冰寒的视线,瞬间如同一团火一般燎到了她身上。

她今天穿了短袖白大褂,下身是长及脚踝的黑色长裤,白大褂上的扣子,她扣到了最上面一个。

捂得严丝合缝,分毫风光不曾外泄。

可她那张脸长得太过出挑,她身材又太好,她越是捂得严实,越是有一种禁欲的神秘。

让人想狠狠地将她身上的衣衫撕碎,一探究竟。

陆今朝眸光越来越沉,他强压下眼底的热,面无表情拒绝,“我知道你想,但现在不合适。”

“啊?”

她想什么?

短暂的怔愣后,林酒瞬间明白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竟然以为,她是想在这里,跟他……

林酒莹白的小脸刹那烫成了烙铁,这人看着禁欲冷漠、一本正经,他怎么就总能往不纯洁的方面想!

林酒尴尬地轻咳了一声,“陆先生,你可能想多了。你伤应该是在下腹吧?你不脱,我没法给你诊治。”

陆今朝冰山脸僵了僵,他耳根罕见地浮起一抹薄红。

他僵硬地将脸别向一旁,许久,他才慢条斯理地解了下自己的衣服。

他伤的确在下腹。

被利器划了一道十厘米左右的口子,好在伤口很浅,只是伤了一层皮肉。

林酒的专业性毋庸置疑,做起医生的本职工作,她格外投入。

认真地为他处理着伤口,她心

这沉寂不知道多久的天柱峰上空,终于是有动静了!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那天柱峰上空终年所笼罩的厚重云层也是被搅动起来,空间波动引发了恐怖的罡风铺天盖地的肆虐下来,所过之处,一切生机都是被生生绞碎

中的最后一丝尴尬都没了。

此时在她心中,他只是最普通的病患。

“好了!陆先生,你这伤没什么大碍,按时换药,一个星期左右应该就能痊愈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林酒说了什么,陆今朝都没有听到。

他视线如同点了火一般落在她因为俯身露出的精致的锁骨上。

她手很软,身上很香。

不是喷了香水的那种浓香,而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甜美,像蜜糖。

感受到她细腻的指腹划过他的肌肤,陆今朝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眸中,渐渐染上一抹猩红。

林酒贴心地为他整理了下绷带,她正想收回手,她的手腕被他死死箍住。

下一秒,他就带着她一起跌落到了宽大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