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大全 > 经营
沙弥小说代表作之穿越年代,我有港口仓库_作者沙弥最新作品列表

沙弥小说代表作之穿越年代,我有港口仓库_作者沙弥最新作品列表

穿越年代,我有港口仓库
《穿越年代,我有港口仓库》出自【沙弥】作品集言情系列作品最新章节是言情文学通过穿越年代,我有港口仓库免费,沈锦然顾斯言小说全文,穿越年代,我有港口仓库吧层层筛选,对不是她肉乎乎的爪爪。这........难道TM穿越了?好时髦哦!锦然除了遗憾没有吃到烧烤之外,别的也没什么惋惜的。她本来就是一个孤儿,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自己一人
作者:沙弥 更新时间:2023-02-02 15:58:3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 穿越七零

沈锦然正在例行巡视仓库和港口,她作为一名平凡的社畜,每天都要兢兢业业的走一遍整个码头。

这天,她也像往常一样,仔细查看,想着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下班之后,就去吃烧烤犒劳一下自己。

正在她美美的想着晚上要点什么吃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接着她就失去了意识。

闭眼之前,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想,她的烧烤怕是泡汤了。

等着她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处人烟罕至的树林里。

沈锦然喃喃自语:“所以,这是一个爆炸把我崩到这了吗?”

她低头看着自己干巴巴的小手,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绝对不是她肉乎乎的爪爪。

这........难道TM穿越了?

好时髦哦!

锦然除了遗憾没有吃到烧烤之外,别的也没什么惋惜的。

她本来就是一个孤儿,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干过各种活计讨生活,练就了一身奇奇怪怪的技能。

直到院长妈妈觉得一个小姑娘还是安稳一点的好。就托关系给她找了码头巡视的活。

想到这,也不知道她被炸没之后,会不会有赔偿金给院长妈妈,要不然就太亏了。

锦然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环看四周,忽然间就一大段一大段的记忆浮现在脑海里,像是过电影一样,原来是原主短暂的一生。

原主也叫沈锦然,今天是和大伯家的堂姐沈艳红一起出来采蘑菇的。

她们两个无意间的走到一个偏坡,沈艳红没有注意就踩空了,眼看着就要摔下去,她一把就抓住了原主,她稳住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原主摔了下去。

沈艳红一看原主昏迷不醒,吓坏了,害怕家里人怪罪,特别是原主的娘,那个泼妇肯定得打死她的。

沈艳红鬼迷心窍的转身就走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也没有要救原主的意思。

于是,原主就一命呜呼了,恰巧锦然就穿了过来。

好家伙,这堂姐太恶毒了,居然见死不救,但这场景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里是东北的一个小山村,现在的时间是1972年,原主13岁。是个初一学生。

而且她还发现,好多的地域和领导人也都很陌生。

酷爱看小说的锦然,露出笃定的神情。实锤了,是架空年代。

等等........沈艳红?这不是她最近吐槽的年代文吗?她说呢,这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女主当然就是原主的堂姐沈艳红,比原主大三岁,这次回去之后,会因为原主没有回去被暴打,导致重生。

原主也受了重伤,导致一条腿瘸了。

重生后沈艳红觉得老沈家所有人都是极品,而且二房三房专门吸他们大房的血。

极品爷奶也偏向三叔,也就是原主一家,原主瘸了正好,可以出口恶气。

之后沈艳红闹着分了家,原主爹娘和两个哥哥都因为原主的伤恨透了沈艳红,不断的找她麻烦。最后被女主收拾的家破人亡。

而女主认识了一位京都来的下乡知青,也就是男主孟凡。

俩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并在高考恢复之后,女主和男主一起回了京都。

看到这,锦然就弃文了。女主的三观让锦然无语。

谁能想到,她居然成了炮灰原主,还带着炮灰一家人。

就........离谱。

不想太多了,还是抓紧往家走吧,万一原主爹娘担心就不好了。

深一脚浅一脚回去,但仍然坚强的背着装一半蘑菇的背篓。

论一名合格的吃货的基操。

快到家的时候,就看见一位三十左右的女人在打人。

细看,啊~是原主娘王翠芬。

“娘,我回来了。”锦然大声的叫道。

王翠芬哭喊着就奔着锦然过来了,“我的妮妮你可回来了,你那个杀千刀的堂姐说你走丢了,她咋不走丢呢,把我妮妮弄丢了..........”

被迫埋在王翠芬胸前的锦然“............”

求放过! 第2章 金手指好大

事情到这还不算完,大伯娘看见锦然完整的回来了,双手叉腰,颇有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老三家的,你把我家艳红打成这个样子,然后你家妮妮也没怎么样,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李母怒吼道“给你个屁你要不要,我今天打了她,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要是不高兴了,我连你一块打。”

锦然觉得她娘乃是一名悍将。

大伯娘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就转头告状,“娘,你看老三家的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沈奶奶没有理大伯娘,只是眼睛带着笑意的看着锦然,笑呵呵的说“妮妮吓坏了吧,一会奶奶给你做个鸡蛋汤,可怜见的,这都是遭了什么罪呀。”

锦然“!!!”所以她拿了一个团宠的剧本?

这时候,沈艳红醒了过来,木呆呆的看了一下四周,锦然心里咯噔一下,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怨念重来了~~

很快,沈艳红就目露震惊,她这是重生了?

锦然觉得目前最好是处理一下现场情况,于是就说道:“奶奶,娘,我不小心跌到了山坑下就晕了,后来,我自己清醒过来,才回来的。我以为艳红姐会回来求救呢,谁知道..........”

说完,锦然很有灵性的落了几滴泪。

于是沈艳红刚醒,就被李母又给揍了。

锦然可怜她一秒钟,哎呀,想要好好的生活,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最后就是各回各屋,沈奶奶心疼的握着锦然的手,心肝肉的叫。最后看着锦然喝了鸡蛋汤才算完。

李母小声说:“娘给你报仇了,你以后别和那个黑心肝的一起玩,娘说的都是为你好,你听话。”

锦然撒娇的说:“娘,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离她远远的。娘,我爹和哥哥呢?”

李母笑着说:“去镇上收购站了,要是知道你今天遭了罪,你爹和哥哥都得砍了她。行了,你睡会觉吧,我这还一堆的活呢。”

锦然点点头。

李母走后,锦然还在笑,她头一次被人这么偏爱过,好像不论对错,他们都站在她这一边。没有缘由的宠爱。

这就是家人吗?真好。

锦然在心里默默的说:“我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家人,不会让他们再过得那么凄惨,还会让女主付出代价的。你放心好了。”

然后,锦然身体像是解开了什么枷锁一样,浑身一轻。她觉得应该是原主的执念。

锦然没心没肺的打算睡觉了,迷迷糊糊中,就感觉自己回到了码头。她一下子就精神了,她居然真的在码头。

那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吗?她才体会一下有亲人的温暖,就要醒了吗?

不对,这个码头太安静了,和她工作的时候人来人往,吵闹不绝的样子不一样。

想到了一种可能。

“出去!”

锦然就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

她紧咬嘴唇,才抑制住没有大声叫出来。

“进去!”锦然又回到了码头。

她终于敢大声的尖叫了,“啊啊啊........我的天......啊啊啊啊.......我是有金手指空间了吗?我把码头都带来了吗?这太疯狂了。”

码头空间安静的有点诡异,但锦然没有害怕,她在这工作晚上也会巡逻,她胆子大着呢。

现在还是白天,不适合在空间里面待太久,要是被发现凭空消失,或者出现,就糟糕了。

晚上的再说。

锦然感觉有点累了,她蹭了蹭被子,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睡着了。

梦里光怪陆离,一会是她带着空间要怎么发家致富,

五方顶尖势力的人马 眼中有骇然之色,显然先前周元那凶悍无匹的一击,给他们也是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一会就回到了后世,她自己死了之后,公司赔了不少的钱,院长妈妈给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买了要过冬的衣服。

院长妈妈眼眶红红的对着孩子们说:“这是你们锦然姐姐给你们最后的礼物。”

锦然心里很难受,但是聚散终有时,只要我们都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平安的活着就好。

第3章 沈家

锦然是被她爹沈强国给弄醒的,只见沈父满脸心疼的看着锦然,不停的说:“我的妮妮受苦了,这是要挖爹的心呀,爹没本事没法帮你报仇了,还是得看你娘,我觉得你娘打的轻.........”

锦然“.........ᴶˢᴳ..”要不爹,咱们理智一点?

锦然的两个哥哥听到妹妹醒了,就眼眶微红的进了屋,大哥沈聪哽咽的说:“妹妹,你以后就跟着我,我走哪都带着你。”

二哥沈明也哭咧咧的说:“妹妹,我也带着你玩,我们差点就失去你。”

锦然觉得好笑又心里熨帖,这家人真的把原主当做 心肝在疼。她何其有幸。

于是锦然软糯的说:“没事的,我以后注意一点就好了,你们放心吧,以后我去哪都告诉你们。”

晚上吃饭的时候,沈艳红也拖着病体出现了,她满眼狐疑的看着健康的锦然。

沈锦然为什么还健全着?她不是应该瘸了吗?然后三叔一家就都像是疯狗一样,咬着她不放,害的她下半辈子过得狼狈又凄惨。

算了,健全着也无所谓,这辈子她一定要沈锦然跪着求她。这家极品,她要一并收拾了。

锦然看了阴郁的沈艳红一眼,打了一个冷颤,沈艳红这是黑化了吗?

李奶奶见状,不高兴的说:“你摆脸子给谁看呢,愿吃不吃。”

李爷爷沉着脸对大伯训道:“你好好管管你的孩子,一天天真的没有样子,要是根坏了,人就毁了。”

大伯连忙点头应是。

在沈家谁都不敢跟沈爷爷顶嘴,沈爷爷上过战场,杀过敌人,即使退伍了,但每年过年的时候,还有很多干部来问候呢。

可以说全家靠着沈爷爷的津贴熬过了最艰难的那几年。

大伯娘也不敢说话,沈艳红埋着头,眼里满是怨毒。

二伯娘和二伯生了三个女孩,总觉得低人一等,在沈家没什么存在感。

沈奶奶自认不是那种折磨儿媳的婆婆,但老二家的身上,总有一副小家子气,看着就让人不舒坦。

三个女孩子也一直是沈奶奶在教育,沈奶奶害怕好好的孩子,在被教的跟那个窝囊的爹娘一样。嫁出去也是祸害别人家。

所以三个女孩为人爽朗大气,有的时候,也能当二房的一半家。

大家都安静的吃饭,但是大伯娘还是不消停。

她不动声色的试探,“我想着啊,我家沈清出去学木工也要回来了,他今年也有十八岁了,是时候相看了。正好我娘家那边介绍一个不错的姑娘,抽空见见。我就这一个儿子,我得找个贴心的儿媳。”

沈奶奶沉默了一会,埋头吃了一口东西,“到时候再说,现在都消停的吃饭。”

锦然乖乖的吃饭,吃完想要帮着收拾,但是二伯家的大囡姐没让,“妮妮,你去洗洗睡吧,这点活不用你,乖,听话。”

锦然看了她娘一眼,沈母满意的看了大囡一眼,对着锦然点点头。

沈艳红面色阴沉的回了房间,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沈母撇撇嘴,翻了一个白眼。

锦然简单的洗漱一下,就回房间躺着了,听见外面渐渐的没有了声音,锦然确定大家都睡觉了,就把房间门锁上,进到了空间。

空间里亮如白昼,而且温度适宜,站在锦然所在的位置,还能看见不远处的大海。

海面上的货船都停在码头,像是等着人卸货一样,有的货车还是开着车门,像是主人急匆匆的要做什么。一会就会回来。

锦然兴奋的开始逛了起来。这个码头仓库是一家很大的物流公司开的,每天的货物都有上百万吨,所以什么都有。这家公司也主要是给所有周边城市各大商场供货。

可以这么说吧,只要市面上有的,这里就能找到。

现在,这些东西都是她的了。

哇哈哈哈哈............

冷静下来的锦然先确定了一下,空间和外面的时速。

锦然发现空间里的时间是静止的。这是什么逆天作弊器。锦然又想要尖叫了。

她宣布她就是老天爷的亲闺女。嫡亲嫡亲的那种。 第4章 逛空间

锦然慢慢悠悠的逛起了空间,其实对于这里,她已经很熟悉了,毕竟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几年。

她逛起来也不是没有目的的,现在这个年代最值钱的就是粮食了,她的目标就是找到米面粮油等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

锦然骑着小摩托,开到了一个集装箱前,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个了。

用吃奶的力气打开了门,全部是零食。

锦然:“...........”是不是记忆哪里出了问题,这不对劲,虽然零食也很合心意。

锦然不信邪,就挨个打开门。

第二个集装箱是化妆品。

第三个集装箱是服装。

第四个集装箱是水。

第五个.........

第六个..............

都不是,锦然快哭了,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她靠在小摩托上休息,想着不会是一声爆炸把所有的东西都崩错位了吧。

先不逛别的地方了,她有点累。

她打算先回自己的小宿舍,看水能不能用。要是能把上厕所和洗澡的问题给解决了,那真是太完美了。

锦然把小摩托飙到飞起,“我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上山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得意。因为我从来都不会堵车~~”

到了自己住的员工宿舍,试了一下,厕所和洗浴都可以用,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锦然痛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把身上搓了个遍,清爽的换好内衣,穿上之前清洗干净烘干的衣服,舒服的舒口气。

“爽~~这才是生活!!!”

仔细看了看自己的长相,和自己上辈子的长的一样。甜妹一枚。一笑带两个梨涡。

锦然吃了一个自己的存货自嗨锅。浑身充满了力气,就准备再去开箱,她就不信了,今天的大起大落还能有多离谱。

锦然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

2000years later

锦然看着眼前的电器,进口商品,药物,还有运动器材,书本..........

锦然:“............”粮食要不要藏的这么严实!

气氛已经到这了,要是找不到米面粮油是不是就不礼貌了?

锦然燃起了熄灭很久的斗志,不就是开盲盒吗?谁怕谁。

就在锦然累成狗的时候,她找到了装满米面粮油的集装箱。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目测也有几十吨的大米白面,锦然沉默了,现在大家吃的不都是粗粮吗?这是细粮吧,这要怎么玩?

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明天去看看主管那里是不是有物流单子,然后再行动吧,她今天已经武功全废。

锦然出了空间,很快的就睡着了。今天可真是累坏她了。比她在工地搬砖还累。

另一个房间的沈艳红却并不平静,她居然重生了,回到了一切都没开始的时候,那个最有能力的男人还没有下乡,没有娶妻。她还有机会紧紧抓住他。

上辈子,她奶奶给她找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她自然不满意,自己找了一个知青张浩结婚了。

而沈锦然即使残疾却考上了京市,找了一个很有出息的男朋友,她们两个就总被拿出来比较。说你堂妹过得有多好,丈夫多有出息。

她找的知青也是个窝囊废,自己没有考上大学,却怪她。还学会了喝酒,喝多了就打她。

每次回娘家找人撑腰,她娘都告诉她忍忍就好了,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离婚多丢人。

最后她孩子也没要,逃了出来,吃了很多的苦。最后不得不为了生计,委身跟了一个老男人。结果就在她被那个男人的老婆打的时候,让堂妹一家看见了。

是堂妹救了她,但这也足够让她无地自容的。

堂妹假好心的给了她一份宿管的工作,她知道堂妹已经很有有钱有势了,明明可以让她生活的更好,但是她就不愿意伸出援手。

“萧爷,黄爷,此等白眼狼,留他何用?按照道上规矩,吃里爬外者,三刀六洞下油锅!我现在就给他三刀六洞,再让他下油锅!” 这人说完,拿出一把匕首,大步上台,直奔赵岗而去

她恨,这种恨折磨的她不得安生,直到她过马路恍惚被车撞了。一睁眼发现回到了现在。

她发誓要过得比所有人好,要让上辈子仰望的堂妹,抬头看她,她配得上最好的男人。还有那个暴力渣男,都给她等着。咱们一笔一笔清算。

锦然全然不知,有人要给她好看,她还在没心没肺吃的打着幸福的小呼噜。

第5章 她是学渣

经历了昨晚的体力劳动之后,锦然起晚了。

家里人都已经下地上工了。家里只有她和重生的女主。

锦然:“............”这是什么修罗场!

锦然觉得此刻的她有眼色极了,看着正在干活的女主,笑嘻嘻的问好:“早啊,堂姐。我现在还不饿,我要写会作业,你忙哈!”

沈艳红怪声怪调的说:“你真是小姐命啊,我就不行了,昨天被无辜暴打一顿,现在还浑身疼呢,我不还是要干活,我还想着考高中呢,我都没有时间复习。”

锦然一听,也不惯着,直接回怼:“你那成绩能考上高中吗?你娘不是把钱都给你舅舅了吗?上次还被打了,你忘记了?高中的钱是各家自己拿,奶奶不ᴶˢᴳ给的。对了我娘昨天打你是打对了的,你就是见死不救,自私阴险,该打。”

沈艳红生气的指着锦然,“你..........你........你居然顶嘴,没大没小。”

锦然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是谁家老祖宗呀,还不能顶嘴了,你可快歇歇吧,我走了,你快点干活吧,你要是休息好了,就上工吧,毕竟你要上高中的钱还没凑齐了,真是悲哀啊~~”

锦然说完就溜溜达达的往自己房间走,沈艳红给留的早饭,她可不敢吃,万一吐口水呢,怪恶心人的。

她这么富有的人,害怕没吃的。

回到房间的富有·然面对初中课本沉默了。

她为什么要学习,这讲的都是什么?她当初就是个学渣,才从高中辍学到处打工的,果然,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十。

苦着脸看着书本,认真的学习,她刚嘲笑完沈艳红,自己不能翻车,她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争强好胜。

看了半个小时教程后,其实被打脸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大不了到时候多买点四合院就好了。

人活着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妹妹,你看我给你拿回来什么了?鸟蛋。我给你烤完了,你快吃。”二哥乐颠颠的跑到锦然的面前。

二哥黑乎乎的手上有两颗鸟蛋,锦然抬头看着他傻兮兮的笑脸。

二哥催促的说“快吃,你受伤了,得好好补补,我一会还要下地呢,先不和你说了。”

说完就把鸟蛋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跑出去了。

锦然没有说话,她好久没有感受到这么纯粹的善意了。

锦然一点一点的把鸟蛋吃掉,其实味道一点都不好,但是她却觉得香极了。

吃完后,锦然看了看书本,觉得可能现在的时间不对,说不准晚上就能看懂了。

既然学不进去,那就上山吧。找个没人的地方,去空间玩。

她蹦跶的背着筐,往山上走,回想着刚才出门的时候,沈艳红白眼飞到了天上的样子。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心情。

往山上走的路上也没有碰见人,山脚下基本都已经秃了,她继续往深山上走。

感觉基本没有人烟的时候,找个背光死角,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进入了空间。

骑着小摩托,开到了主管的办公室门口。

锦然进到办公室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害怕,就是安静的诡异。

摇摇头,坐在老板椅上,试着打开电脑。居然真的亮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理,空间的水电都能用。

看了一下单子,芜湖~

米面粮就有几百吨,粗粮也有不少,说是粗粮,但都是加工过精粮,现代人都爱健康,喜欢粗粮细做。

大致浏览了一下,心里有数了。她先在空间把自己喂饱,关键是家里的饭菜真的是太难吃了。

吃饱后就出了空间。

背着筐,看着四周还有很多的野菜和蘑菇,锦然就认真的干活。

她之前每到放假的时候,就会和院长妈妈一起去山上挖野菜,摘蘑菇。

城里的人都喜欢,价格也高。这是她们不错的生活来源。

院长妈妈每次都会说,这东西在她们那个年代都吃够了。现在人就是没吃过苦,喜欢这些东西。说什么养生。就瞎扯,肉多香啊。

锦然也觉得对,肉可是比这些野菜香多了。

第6章 下地送水

锦然收获满满,她居然靠着自己的狗屎运,幸运的找到了四枚野鸡蛋。

空间里的鸡蛋都很大个,和野鸡蛋一比,真是相差甚远。这就不好作弊了。

只能另辟蹊径。

回到家后,就看见自家娘在做饭。锦然从院外就知道一定是白菜炖土豆。

这味道一闻就不好吃。上辈子她是吃的够够的。

生活不易,然然叹气。

锦然回到家里,果然不出她所料,她问王翠芬:“娘,堂姐呢?”

王翠芬嫌弃的说:“说自己不舒坦,回屋躺着去了,真是个懒姑娘。”

玩了一上午的锦然:“............”来自亲娘的滤镜。

她小声的跟她娘说:“娘,你看我捡到了什么?”

说着就把野鸡蛋拿出来,给她娘看。

王翠芬惊喜的夸奖道:“真是娘的好闺女,你收起来,到时候,娘偷着给你做了。”

锦然摇摇头,就说:“娘,四个鸡蛋一定是给我们吃,你和爹都不吃,这样,我做个鸡蛋柿子汤,大家都能吃到,奶也知道,是我捡的,还会夸我。”

王翠芬一想也行,她给闺女藏的鸡蛋还有呢,不差这几个。这样还能让婆婆高看闺女一眼。

锦然就上手做个柿子鸡蛋汤,淀粉勾芡是不可能的,她娘看着她像是看着小工一样。

这在锦然看来,没有灵魂。

但是还是被她娘夸了又夸。说比她做的还要好吃。

骄傲·jpg

中午大家上工回来,王翠芬骄傲的宣布,锦然的丰功伟绩,一顿彩虹屁。

锦然“............”她娘不做销售真是可惜了。

奶奶笑呵呵的对锦然说,“你昨天就受到了惊吓,还出门干活,咋就不知道歇歇呢。”

锦然爱娇的说:“奶奶,我在家也待不住,就上山看看挖点野菜,想着给家里加点吃食,没想到运气还不错。”

大家都夸奖着锦然,说锦然运气好又孝顺等等。

只有大伯娘和 沈艳红撇嘴。真是偏心的没边。

一顿饭吃的大家特别高兴,也算是开了荤。下午上工能用上劲了。

大家中午要小睡一觉,锦然也回屋睡觉,只是沈艳红路过锦然的时候,哼了很大一声。

锦然“...........”好像有那个大病。

锦然醒的时候,看着外面的热烈的日头,就想着,晚上再学习吧,晚上进空间学习。

拖延症·然就心安理得的躺平的。再睡一觉。这样晚上才能有精神不是。

外面不知道是谁弄了很大的动静,锅碗瓢盆只要能响的都响了。

锦然睁开双眼,叹了一口气,既然没法睡觉,就去地里吧,给大家送点水。

锦然出去的时候,沈艳红在外面拉着晚娘脸正不高兴呢,指桑骂槐的说“真是够享福的,一样的都是沈家的姑娘,有人就能睡觉,我就得干活,真是不知道人家咋就那么脸大呢。”

锦然没有理她的无能狂怒,把她娘之前吊在井边的水,拿出来,灌倒大水壶里,拿着就走了。

沈艳红看锦然没有理她,更生气了,在后边骂骂咧咧的说的不好听。

锦然回头,厉声说:“不要以为我好性,要是在让我听到你说话不着四六,你看我大嘴巴扇不扇你。”

沈艳红看着带着狠劲的锦然,一时间不敢说话,接着就狐疑的问:“你是锦然吗?你也回来了吗?”

锦然翻了个白眼,不高兴的说“行了,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我走了。”

只留下沈艳红一个人怀疑的看着锦然的背影。

锦然想着女主这样的人,上辈子她真是见多了,心比天高。她也不愿意和她多过纠缠,但最好别惹她。

路上,锦然往水壶里加了几个冰块,冰块很快的就化了,水也更凉,这样能更解暑一点。

要是有绿豆就好了,空间里倒是有,但是得找个名头,拿出来。

锦然想着事情,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地方。

正好她二哥看见了她,大声的喊“老妹,你等着,我这就来接你。奶,娘,我老妹来送水了,咱们去歇歇。”

说着拉着他大哥一起飞快的跑走了,旁边的人看见,都调笑的说:“这兄妹几个处的真好,你们家妮妮也是个好孩子,还知道给送水,我家的那个不知道去哪疯玩去了。”

王翠芬笑着说:“咱们村的都是好孩子,我先去歇歇啊,就剩这点了。娘走吧,一会你就跟着妮妮回去,你这点,我就干了。”

沈奶奶笑着应了,家里人都说她偏心老三家的,谁叫老三家的最心疼她呢,她这么大年纪了,谁对她好,她心里都知道,以后养老还是得靠老三家的呢。

第7章 吵架中的战斗机

锦然笑眯眯的看着大家喝着水,她大哥大声的说“老妹,你那得水咋这么甜呢。”

二哥也说“而且还凉快,我喝了都不热了。老妹你真是我的及时雨。”

锦然已经慢慢习惯了他们眼中的滤镜。

没办法,就是这么招人喜欢。

全家人看着锦然的眼光都带着喜爱,只有大伯娘撇着嘴,狠狠的喝了一口水。

锦然拿着空了的水壶,慢悠悠的往家走,她现在还是很喜欢这样的日子的,不紧不慢,没有烦恼。

到家的时候,就发现沈艳红没在家,锦然也没在意,看着今天的天气好,就想着把被子拿出来晒晒,这样睡着才舒服。

但是看着哥哥们的被子,锦然沉默了,这也太脏了,简直无法直视。看来她娘是对她哥哥是完全的放养呀!

锦然就着手开始哼哧哼哧的洗,但好在她家还是个讲究人家,有被罩这个东西,要不今天晚上大ᴶˢᴳ哥,二哥,就得以天为被了。

在空间里找了找无味的洗衣液,用了快一瓶,才算是洗干净。

然后锦然的洁癖劲上来了,就把自己和爷爷奶奶,还有爹娘的被罩都拿下来洗了。

就在锦然洗完晾的时候,她娘回来了,看见她在干活,就大声喊,“我的天老爷啊,这是要干啥?”

吓了锦然一跳。

王翠芬没有听锦然的辩解,直接说道,“你自己刚好一点,你就作妖,你哥哥们的那些埋汰被子,用你洗什么,我等几天地里的活干完,就一起洗了.........”

锦然赶紧打断,说道:“娘,我这也没啥事,我多干一点,您就少干一点,你这么劳累,我也心疼不是!”

王翠芬感动的不得了,一直叨咕说,“我这半辈子总算有人心疼了,我没白活啊。还得是我小闺女。”

锦然爹“???”

锦然收拾完院子里,就又忙活着把水缸填满,王翠芬说等着她哥哥们回来,让他们去做。

锦然没让,顺手的事。

一切收拾完了,沈艳红优哉游哉的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小野花,王翠芬不高兴的翻了一个白眼,嘴上不饶人的说:“呦,这是谁家的大小姐啊,一有空就看不见人,我就知道这个家指不上你,还好我提前回来做饭了,要不然,全家人都得喝西北风去。”

沈艳红不高兴的说:“我就是出去一会,家里的活都干完了了,你别仗着你长辈的身份,对我指手画脚的,我没吃你的喝你的,你管得着吗?”

王翠芬可不是善茬,锦然替女主捏了一把冷汗,她娘是村里战斗机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存在还敢招惹,真乃神人。

果然,王翠芬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沈艳红,骂道:“我这做婶娘的,就教你个乖,你去村里打听去,像你这么大的姑娘,不上学,是不是都下地了,有没有像你这样的,还在家里干着这么清闲的活。别说什么,你不吃不喝我们的,我呸,就你家的拿点工分,都不够你娘搭娘家的,我说你两句,你都得给我挺着。”

沈艳红被挤兑的双眼通红,愤怒的说:“你这是为老不尊,你自己的闺女不也不干活吗?”

王翠芬得意笑着说:“你看看院子里的被罩,那是啥,都是我闺女洗的,再说了,我养得起,我可不像你娘只顾着娘家,我娘家都是帮衬我的。我可是有五个哥哥。”

锦然“.............”其实也必要那么骄傲。

锦然又觉得五个舅舅诶,还是可以得意一下的,那就......叉会腰~

大家都陆续回来了,看着院子里的剑拔弩张,沈奶奶打破僵局,平静的问道,“说说吧,这是怎么了?”

沈艳红哭咧咧的说:“三婶太不讲道理了,死活看不上我,我做错什么了,我都是干完活的,就出去了一会,回来就骂我。我这么大的姑娘了,我还活不活了。”

大伯娘不高兴的说:“这是看我们大房的好欺负是不是啊?真是的,前两天才打完人,这就又开始找茬了,这个家要是容不下我们,就趁早说,别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锦然举手,表示要发言,沈奶奶刚要发火,看着锦然的样子,就什么都忘了,笑呵呵的问:“妮妮,这是要说啥?是不是吓到了?”

锦然摇摇头,“不是的,我就是想说,沈艳红不是出去一会,她是出去好大一会。”

沈艳红“............”我真是谢谢你。

沈奶奶最后眼不见为净的让大家都去做饭,就不了了之了。

沈艳红更是恼火了,果然是偏心,这个家是一定要分的。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的话,她会疯的。

锦然晚上除了探索空间,就是学习,终于用了几天时间,把小学知识系统的复习完了,就开始复习初中的知识。

学习使她头秃,并且不得开心颜。